Sapphire Sky

關於部落格
  • 8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D DRAMA - 青い鳥の帰る場所 - 翻譯

TRACK 1 ライラ:想逃也沒有用! ルイ:把那些孩子們交出來吧! 真理:啊! ライラ:站住! (槍聲) ルイ:是誰?! セナ:王弟殿下所屬的近衛兵! 真理:セナ君... セナ:真理さん!...你們這些傢伙! ライラ:ルイ! ルイ:目前就姑且撤退吧!......還不錯嘛,少年近衛兵...總有一天還會再見面的! セナ:想逃嗎?! (腳步走遠) 真理:セナ...君... セナ:真理さん! 真理:セナ君、拜託你,帶著這兩個孩子逃走吧 セナ:真理さん、ロベール殿下呢...? 真理:...他為了讓我跟這兩個孩子逃走... セナ:這... 真理:セナ君、我已經不行了... セナ:真理さん...不可以這麼說! 真理:唔...我自己知道的...所以拜託你,就算只有這兩個孩子... セナ:不可以放棄!我現在就帶您去醫院 真理:謝謝你,セナ君,但是.....嗚.... セナ:真理さん!! 真理:這對雙胞胎...翔跟櫂...答應我,你會保護他們! セナ:我一定會保護他們的! 真理:セナ君...就拜託你了... セナ:真理さん!! 真理:好好活下去啊...翔...櫂... セナ:抱歉了...翔...櫂...跟著我的話,我是沒有辦法好好照顧你們的...在這裡的話,你們一定可以好好地長大的... (門鈴) セナ:原諒我...就這樣悄悄把你們留在這裡... TRACK 2 (翔:我,羽村翔,與水落瀬那的相遇,是在以體育特許入學生的身分進入的遊星學園的宿舍...) 翔:不好意思!請問有沒有人在? 瀨那:你好。 翔:啊,您好。那個...我是... 瀨那:你是轉學生羽村翔吧,我聽說過你的事情了喔。 翔:啊,是的。 瀨那:我是舍監水落,在學校教的是生物, 翔:水落老師是嗎,請多多指教。 瀨那:我也是請多多指教;那麼,我帶你到你的房間去吧。 翔:老師...您肩膀上的小鳥...好可愛啊。 瀨那:謝謝你了。 翔:好溫馴喔,這樣放在肩膀上也不會跑走呢。 瀨那:恩,牠不會逃走喔....怎麼了嗎? 翔: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小鳥...好像有在哪裡看過啊... 瀨那:是這樣子的嗎?長得像這樣子的小鳥應該到處都有吧? 瀨那:這是你的房間。晚餐是七點開始,那個時候再把你介紹給大家吧。那麼,我先告辭了。 翔:是!謝謝! (翔進入房間) 翔:累死人啦~這個學校還真是偏僻啊。 (我是個連父母都沒見過的孤兒,雖然一直是住在孤兒院,但因為劍道的成績而被這個學校選為體育特許入學生,只不過,看起來會平穩地展開的學生生活,卻是把我捲進命運漩渦的前兆。 [Angel's Feather - 青い鳥の帰る場所] (...羽村君...羽村君...翔...!) 翔:...唔... (清醒) 瀨那:羽村君! 翔:水...落...老師...?...這裡是...? 瀨那:這裡是保健室。 翔:是嗎...我...被奇怪的怪物襲擊... (入學之後沒多久,從學校回宿舍的路上,發生了地震,地面上裂開了一個大裂縫,朋友掉進了裂縫之中;我為了救他們也跳進了裂縫中,裂縫之下出現了一個空洞;突然之間,有怪獸向我們衝了過來;雖然我用隨身攜帶的木刀反擊,但怪獸接二連三地襲擊而來,不知不覺中力氣似乎漸漸耗盡... 翔:可惡...到此為止了嗎... (那時後,我的身體突然開始發熱,伴隨而來的是襲上背脊的疼痛,然後...!) 翔:嗚...啊....!!! (我的背上...生出了白色的翅膀!) 翔:呼...成功了... (雖然是打倒了怪獸,我也就這樣失去的意識...) 来栖:喔~你醒了嗎! 翔:来栖...學長? (逢坂来栖學長,是個不知道被留級了幾年,傳說中的人;因為不管是在宿舍還是學校都總是在睡覺,所以也只有在用餐的時候才見得著面;有著一頭銀色的頭髮,是個感覺相當不可思議的人。) 瀨那:你們掉進了地下空洞的事情,是逢坂君告訴我的。 来栖:真是讓人嚇了一跳啊!我跟水瀨老師去找你們的時候,你們三個就倒在那裡,身邊還有巨大怪獸的屍體;是你打倒那個怪獸的嗎? 翔:啊...大概...是... 来栖:你真是不簡單啊 瀨那:雖然傷處已經作了處理,如果還是很痛的話,那就找醫生... 翔:不,沒關係的,謝謝您 (那個時候背上長出的白色翅膀,現在當然已經不見了...會不會是個夢呢...) (學校吵雜聲) 翔:佐久間老師,我把升學調查表填好了... 佐久間:真快啊,因為你的班導是水落老師,直接交給他就可以了。 西崎:我想水落老師應該會在生物教室喔。 翔:這樣子嗎,謝謝您西崎老師。 (翻紙) 瀨那:嗯,這樣是沒錯...只不過,如果是你的話,更可以靠著劍道上的成績進入好的大學不是嗎? 翔:我覺得,能夠在這個學校裡繼續練習劍道就已經很足夠,如果能盡快自立就好了。 瀨那: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嗎? 翔:我...其實是個孤兒 瀨那:雖然是有這麼聽說過...你對劍道難道不會捨不得嗎? 翔:即使當成是興趣,也可以繼續練習劍道的;而且畢業之後,我還有別的事情想做。 瀨那:那是什麼事情呢?可以告訴我嗎? 翔:其實我還有個雙胞胎的弟弟;我們的父母都在我們出生後沒多久就過世了,雖然我們都在孤兒院長大,但是五歲的時候,櫂...啊,弟弟的名字叫做櫂...櫂在那個時候被領養,離開了孤兒院。 瀨那:你一定感到很寂寞吧? 翔:有一點...不過我覺得那樣子櫂一定可以過得很幸福...但是要是他會想家就不好了,所以我連櫂是被哪一家領養走了都沒有問過。 瀨那:那就是最後一次跟櫂君見面了? 翔:是的,五歲之後就沒有見過面,不過,畢業之後能夠獨立的話,我想要去找櫂 瀨那:這就是你想做的事情...對嗎? 翔:嗯!...很奇怪嗎? 瀨那:不會啊,一定很快就會找到你弟弟的。 翔:謝謝老師! (PIPI叫聲) 翔:啊哈,小鳥啊!真的一直都跟老師在一起啊。這隻小鳥,有名字嗎? 瀨那:牠叫做PIPI 翔:PIPI? TRACK 3 過了好一段和平的生活,我也漸漸忘記了背上曾長出翅膀的事情,但是... 来栖:真是的,這麼大半夜的,為什麼一定要在學校搞什麼"幽靈退治"的?要是平常的話,現在我一定是在宿舍房間的床上,睡得舒舒服服的吧。 翔:你在說什麼啦,幽靈退治不是學長的特別學分嗎?老師也說了,要是拿不到這特別學分就要退學的啊。 来栖:哼!要是退學了就更好!這樣的學校我才不覺得可惜呢。要是我拒絕了的話,你這傢伙一定會說什麼,「我也會一起去,所以一起加油吧,學長!」的吧? 翔:可以不用退學不是很好嗎? 来栖:多管閒事 翔:真是不好意思啊!那要不要現在就回去啊? 来栖:哼!都到這裡了還回得去嗎?雖然對什麼特別學分沒興趣,不過要是被以為是被幽靈嚇得發抖,可就很讓人不爽了啊。 翔:那麼,就快點去把那幽靈解決掉吧! 来栖:就怕有人會杯弓蛇影,自己嚇自己呢。 翔:那是什麼啊? 来栖:不懂的話就去查字典啦! 翔:小氣。 結果出現在深夜中的音樂教室裡的,不是什麼幽靈,而是學長的班導西崎ライラ老師。 ライラ:你們兩個都平安到達了嘛。 来栖:如果你說的是路上遇到的那些雜魚的話,他們啊,根本連塞牙縫都不夠呢。 翔:學長你真是太厲害了啊,連我都嚇了一跳呢,不知道什麼時候連劍都拿出來了! 来栖:妳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啊? 翔:逢坂學長啊,你在說什麼啊?這是西崎老師啊? 来栖:這我可不知道!真讓人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ライラ:果然,逢坂来栖並不是個普通的學生呢。 来栖:雖然妳這樣稱讚是我的光榮,不過,我可是貨真價實的普通學生啊。 翔:只不過是個留級生。 来栖:這個時候吐我什麼槽啊?(|||) ライラ:話先說在前面,真是謝謝你們兩個都來了呢。 来栖:果然哪,妳是算好了羽村回來的時間,才故意講幽靈退治的事情的吧? ライラ:就是這樣沒錯,以他的個性是知道了就一定會插手,看來我的判斷沒有錯啊。 翔:這...原來你騙我! ライラ:哼哼,要怪就怪自己太單純了,那麼,現在要來真的了! 翔:啊!老師...背上長出了黑色的翅膀...!? 来栖:是黑翼嗎... ライラ:來吧! 来栖:可不用妳說! (翅膀聲) 翔:逢坂學長! 来栖:什麼? 翔:學長的背上...長出了白色翅膀...! 来栖:哼! ライラ:總算是給我看到了你身為白翼的證據了,相當漂亮的翅膀呢! 来栖:誰知道啊!我可不在乎......吃我這招! 翔:喝啊! 来栖:羽村!你也有白色翅膀吧! 翔:啊... ライラ:啊!! (倒地) ライラ:啊....為什麼....你們那白色翅膀...我們黑翼竟然會比不上...怎麼...這怎麼可能...! 来栖:真抱歉,這是預料中的事。 ライラ:不要太得意...王國已經是在黑翼族的掌握中...馬上...黑翼就要成為神了... 翔:西崎老師...妳在說什麼啊!? ライラ:咳... 翔:老師! 来栖:唉... 翔:這...逢坂學長!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来栖:唉... 翔:我們背上的白色翅膀...難道我們不是人類嗎!? 来栖:哼,都長出這種東西了,也說不上是正牌的人類了。 翔:西崎老師說...什麼白翼黑議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来栖:不要問我。 翔:為什麼?!你明明就知道,告訴我啊! 来栖:囉唆!我什麼都不知道! 翔:學長!! 来栖:我不知道啊! 翔:學長...? 来栖: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啊!那些黑翼的傢伙突然出現,腦子裡亂成一團,我...已經不知道該要怎麼作才好了啊! 翔:...學長... 来栖:啊...抱歉...突然這麼大聲...該怎麼作,自己想要怎麼樣,我現在還不明白... 翔:學長... 来栖:可以再給我一點時間嗎...以後的事情,我想要再想一想;如果有了結論,我一定會告訴你的。 翔:我知道了,我會等的。 来栖:可以嗎? 翔:詳細我不太了解,但是我知道學長是很痛苦地在煩惱著;在學長下定決心以前,我會等待的。 来栖:謝謝你。 (雖然學校生活盡是在不知如何是好地煩惱著不明白的事情,但是呢,也發生了好事。) 翔:櫂! 櫂:翔... 翔:你要回宿舍了嗎?是的話一起回去吧! 櫂:我是沒關係啦,不過翔不是該去劍道社...? 翔:不知道怎麼著,有點提不起勁呢,所以還是休息吧。 櫂:這樣子好嗎?翔可是體育特優生喔?除了劍道以外就沒什麼長處了,這樣翹掉不好吧? 翔:真是不好意思喔,我就是只有這樣一個長處啦。 (我啊,終於能跟雙胞胎弟弟櫂再見面了。當我知道了隔壁教室的御園生櫂就是我的弟弟的時候,我真的非常感謝命運之神。) 櫂:就只有這一個長處,可不能不好好珍惜啊。 翔:真是的,一點都不可愛啊。小時後明明「翔哥哥~翔哥哥~」地叫著,老是跟在我屁股後面的嘛。 櫂:真是不巧,我一點都不記得了呢。 翔:你就是那個樣子的啦。啊...我可愛的櫂是到哪裡去了啊? 櫂:天知道喔,可能到了宇宙邊緣散步去了吧。 翔:什麼宇宙邊緣啊... (怪獸叫聲) 翔:怪物?!為什麼在這裡也有?櫂!你躲遠一點。 櫂:不要擺什麼哥哥架子啦! 翔:可是...! 櫂:ルナティクアロー! 翔:櫂...剛剛那是...什麼...? 櫂:魔法。 翔:這...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會用魔法的啊? 櫂:我還以為是遺傳呢...翔你不會用嗎? 翔:完全不會。 櫂:ㄟ... 翔:這把我當笨蛋的眼神是怎樣啦...||| 櫂:我可沒把你當傻瓜,而且現在應該不是可以這樣輕鬆聊天的時候吧? 翔:啊...對喔...喝啊! 翔:把怪物打倒了呢。 櫂:連通學的路上都出現怪物,這也太奇怪了。 翔:這麼說來...櫂也有被怪物襲擊過了? 櫂:可以這麼說啦。翔也是? 翔:恩...而且在被巨大怪物襲擊的時候... 櫂:背上長出了白色的翅膀? 翔:櫂也是?!你...知道些什麼嗎? 櫂: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的...對了,明天午休時間,可以來生物教室嗎?那個時候我再告訴你我所知道的事情。 翔:我知道了。 (鐘聲) (開門) 翔:櫂~ 瀨那:羽村君。 翔:水落老師?!啊...我跟櫂約好在這邊碰面... 瀨那:嗯,我知道,我也是被櫂找出來的。 翔:唉? 瀨那:他沒跟你說嗎? 翔:嗯... 瀨那:我想他也就快來了。 翔:老師,你不是叫他御園生,而是直接叫櫂的名字呢。 瀨那:啊,那是因為... (開門聲) 櫂:抱歉我來遲了。 瀨那:沒關係。 翔:櫂,為什麼把水落老師也找來了? 櫂:我想關於我們背上的翅膀的事情,讓水落老師來解釋要比我來得好。 瀨那:羽村君,雖然這可能不是一下子就能夠相信的事情,在這個世界以外另一個地方,有個叫做Winfield王國的國家... 水落老師告訴了我們,那個國家的國王的背上長著翅膀,而我們有著王族的血緣;我們的爸爸是國王的弟弟,因為愛上了人類的女子,也就是我們的媽媽,所以居住在人間界。 我們出生的時候,王國發生了叛亂;擁有黑色翅膀的一族,把白翼的王族一個一個暗殺,還殺了國王,最後連住在人間界我們的父母也殺死了。 瀨那:我是王弟殿下,也就是你們的父親所屬的近衛兵。真的是非常的抱歉... 翔:呃,為什麼? 瀨那:身為近衛兵,卻沒有辦法保護你們的父母。 櫂:老師你一個人是沒辦法的啊,而且,你不是救了我們的命嗎?這樣就很足夠了。 翔:櫂...你在說什麼? 櫂:救了我們的命,還把我們送到孤兒院的,就是水落老師...是セナ啊。 翔:セナ...? 瀨那:那是我原本的名字。 翔:這...樣子啊... 櫂:翔...你還好嗎?你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喔? 翔:誒?啊... 瀨那:一下子聽到這樣子的事情,你一定是嚇到了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翔:我...沒事的。 這種感覺...是怎麼一回事呢?不是因為聽到了王國的事情;他們以セナ跟櫂互相稱呼,而且水落老師還比我還要早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了櫂,實在是...讓人好不甘心...而想著這樣子的事情的自己,真讓人厭惡... 翔:現在...王國變得怎麼樣了呢? 瀨那:現在的王國是在黑翼的支配之下,雖然是偶然間聽到的傳聞,不過在黑翼恐怖統治之下,王國的人民都似乎在期待著恢復到白翼的時代。 櫂:但是,白翼的王族,不是都被殺掉了嗎? 瀨那:是的,存活下來的,就只有你們兩個,還有另外一個人。 翔:那是...逢坂學長? 瀨那:沒有錯。 櫂:逢坂學長是...白翼?! 瀨那:對,但是詳細情形沒有本人的同意,我沒辦法告訴你們。 翔:不過,逢坂學長說了,如果他有了結論就會告訴我的。 瀨那:他這麼說了嗎?終於下定決心了嗎... 翔:啊? 瀨那:不,如果逢坂君都這麼說了,那就再等他一陣子吧。 那天晚上,我怎麼也睡不著,想著去散散步吧,來到玄關的時候... 瀨那:羽村君? 翔:水落老師!... 瀨那:睡不著嗎? 翔:...嗯。 瀨那:來舍監室,我幫你泡杯藥草茶吧。 翔:...老師... 瀨那:請用。 翔:謝謝! 瀨那:不用對我這麼客氣啊! 翔:咦? 瀨那:雖然在這裡我們的關係是教師與學生,但是我原本也是你們的父親屬下的近衛兵啊。 翔:可是... 瀨那:我想雖然沒辦法立刻習慣,慢慢來沒關係的,背上的那白色的翅膀,希望你能夠接受。 翔:呃...嗯... 瀨那:對我們Winfield的國民來說,那白色翅膀就是和平的象徵,是神聖又崇高的東西。 翔:這個...這樣說的話有一點... 瀨那:不喜歡嗎?不願意如此被看待嗎? 翔:不...這樣講的話,是說老是您喜歡白色翅膀吧? 瀨那:喜歡? 翔:不對嗎? 瀨那:啊...這...不,我很喜歡,我覺得你的白色翅膀非常漂亮。 翔:這樣子啊,嗯,我沒問題的,如果老師說喜歡白色翅膀的話,那我會加油的。 瀨那:翔...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翔:什麼? 瀨那:以私人的身分,你覺得幸福嗎? 翔:是很幸福啦...為什麼這麼問? 瀨那:我在從黑翼的手裡救出你們之後,就把你們送到了孤兒院,那是因為我覺得這樣比較安全,但是... 翔: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吧? 瀨那:對我來說,要養小孩子也還太年輕了一點呢。 翔:老師那個時候幾歲呢? 瀨那:那個時候12歲 翔:哎?!呃...這麼說來...現在...欸?!?! 瀨那:什麼事情這麼驚訝的? 翔:水落老師您...真是意外得年紀很輕啊! 瀨那:你到底以為我幾歲了呢?! 翔:喔啊...不是...我是說... s:咳...;;; 翔:老師...!嗯...我...過得很幸福喔,院長跟孤兒院的老師們都對我們很好,也交了很多朋友,而且...我還有櫂呢。這麼說來,我想起了一件事情。 瀨那:是什麼呢? 翔:在孤兒院的時候,我們生日的時候一定會收到禮物,聖誕節的時候也是,除了院長準備的那一份之外,還會有一份只有我們才有的禮物。 瀨那:是這樣子...嗎? 翔:那個...是水落老師送的吧? 瀨那:... 翔:老師您就這樣,一直守護著我們的吧,這樣子的話,就跟您自己養育我們是一樣的啊,我是這麼認為的。 瀨那:唔...啊,已經這麼晚啦,還不想睡嗎? 翔:不會啊,好像還有精神。(喝茶)...藥草茶雖然味道怪怪的,不過還滿能讓人放鬆的呢。 瀨那:味道...怪怪的? 翔:啊...對不起! 瀨那:沒關係,好像應該幫你準備熱牛奶比較好呢。 翔:什麼嘛...我又不是小孩子啦。 瀨那:哈哈... 翔:老師,您...叫我翔呢... 瀨那:喔,因為從小就這樣子叫你們了。 翔:怎麼說呢,我很高興。 瀨那:翔... (那天晚上,我睡得很熟,水落老師...セナ的藥草茶把白天那種不舒服的感覺一掃而空;然後,我醒來的時候,我明白了自己的心情...我喜歡上了セ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