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pphire Sky

關於部落格
  • 8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バルフレア的煩惱

沒理會櫃檯後的夥計口沫橫飛地講解著鎗的使用方法和這價錢是如何地公道,他回過頭;フラン已經採買完畢該補充的箭矢,沉默地在角落研究著最新一期的武器月刊;ヴァン似乎忘了他們來此的目的,蹲在地上聚精會神地聽著莫古里旅者講述著遙遠國度的消息;而バッシュ... 自己不是個武人,即使擁有數量不少的鎗枝收藏,也只有一半是實用目的--另一半只單純是因為,他喜歡美麗的東西。就像選擇以鎗作為武器,原因也不過是那樣可以達到最少的肉體勞動,然後剛好他也發現自己對那個可以傷人的美麗機械很有一套...不過就是這樣,武器除了觀賞就只是達到目的的一種手段而已。 但是バッシュ不一樣,他知道他用指尖輕輕地劃過劍鋒的時候,心裡想著的不是那完美的曲線,而是這樣一刀揮下能對敵人造成多大的損害,哪一把劍握起來順手,哪一隻槍攻擊範圍更大,不帶著感情,就像面對著敵人的時候毫不猶豫又精確的判斷。 バルフレア有些沮喪地放下手中的鎗,依然沒理會夥計的叫喊踱步到バッシュ的身邊;從前的他們只幹些小買賣--不牽扯人命的,フラン從沒多說什麼,傷人不是他們的目的,所以他們也都很有默契地選擇了這樣尖銳卻有效率的防身方式;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雖然說小小一顆子彈也能致命,但自己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太過於天真了?不單單是這種莫名其妙的堅持可能會害自己喪命,拖累了同伴更是バルフレア所不樂見的;他揀起了角落一把落滿了灰塵,最不顯眼的細劍;為了別人而改變自己實在不是他バルフレア的作風,不過... 「怎麼了?」 沒注意,バッシュ回過了頭,手中握著剛剛在手中把玩的那支長槍;最近不知是何原因,バッシュ也捨棄了似乎是慣用的軍刀而改用起了槍矛類的武器,他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想試試看破壞力更高的東西;他知道バッシュ對各種武器都有研究,也許換武器只是一種致勝的條件,就像針對不同的敵人有不同的戰略,僅僅是這樣。 「...沒什麼,只是在想...」他試著揮了揮手中的細劍,空氣中揚起了些許塵埃,有些嗆鼻, 「我是不是也該換換武器用用了,畢竟,鎗的攻擊力實在是不高啊。」他有些自嘲地苦笑,「不知道是劍好,還是短刀呢。」 有意無意地提出自己的煩惱,如果是他一定會給予中肯的建議吧,バルフレア想著;フラン從不會干涉他的決定,如果是ヴァン的話大概就是些沒神經的可能有用但聽起來像是吐槽的意見;如果是他的話... バッシュ伸出了手,接下他遞過來的那把劍,然後把他放回了架子。 「啊?」 バルフレア有些不明白地看著バッシュ自顧自地走向櫃檯,這是什麼意思?他沒有聽到自己的話嗎? 「不需要。」 然後他聽到他說。 「什麼意思?」 他問。 バッシュ拿起了櫃檯上那把夥計還捨不得收起來的鎗,交給了他。 「用自己習慣的東西就好,不需要在意殺傷力,每種武器的特性都不同。」 他從錢袋數出幾張紙鈔, 「更何況,」他回過頭, 「有我保護你,這種事情不需要擔心。」 說罷,他沒再理會吃驚得張大了嘴的バルフレア,轉過身去跟夥計算帳。 剛剛的...是什麼? 好半晌他回過神,不只那比從他口中說出俏皮話還要意味不明的句子,他發誓他看到他笑了。 他回頭張望,フラン依然埋首於書本,ヴァン才剛剛站起身,一點也沒注意到這邊發生的"事件",這種狀況之下,想是說破了嘴也沒有人會相信他的話吧...太震驚而忘了要回嘴反擊(順便掩飾自己的失態)的他慢了N拍之後總算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這什麼態度,我是主角幹麻要你保護?」 他沒回答卻微妙地撇了他一眼,將一盒子彈塞進他的懷裡,自顧自地往外走去。 「你...!」 バルフレア停下步伐,看著他拍了拍ヴァン的肩膀,又對フラン打了招呼;這個他才認識不久的男人對他說了看似相當汙辱人的話,可是他知道他是認真的。 「...真是的...」 竟然不討厭吶...他苦笑;換武器的事情似乎是自己瞎操心了,不過問題是解決完一個又來一個---心底那有一點點高興的感覺是怎麼一回事? バルフレア,22歲,煩惱中。 =================== 註解分隔線 =================== 一、兩個月前寫的吧;; 看出現角色就知道那時候進度在哪裡 : p 因為還在抓角色們的感覺,所以算是實驗作品, 希望能找會寫VS文的時候的手感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